之子余归

生而为人,真是抱歉。

大概..算得上...星云....?
/我画了个啥. ...

【八一七贺文】理所当然

#ooc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微瓶邪

福建,雨村

“又一年了啊.....”

吴邪摊着份报纸坐在藤椅上自言自语地嘀咕道。

“嗯。”一边半眯着眼的张起灵只是淡淡应了声。

胖子一早就到村里抓鸡去了,说是要什么庆祝一下。

然后两个大男人什么都不干就瘫那晒咸鱼,还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啊不,基本是吴邪自说自话,也不知道张起灵听没听。

“闷油瓶我说你也舍得回来啊,当年你就这样进去,我真他妈以为你死那了。”

“不过一想啊你怎么可能会死,出来还不一样闷。”

“过得还真快,你出来都两年了。”

吴邪手枕着脑后迷迷糊糊地睡着了,隐约间好像听到张起灵说了一句话,但也懒得睁开眼确定。

等他转醒时都是傍晚了,胖子忙活着烧水做饭,还真别说挺像样的。

吴邪起身正想去帮忙,身上盖着的毛毯随着动作滑落。

谁帮我盖的?

算了算了不管了。

一桌饭菜,三个人,就这么嘻嘻哈哈地开动了。

“哎天真,你可真能睡啊,小哥给你盖毛毯都没反应。”

胖子一脸猥琐。

“哈?小哥给我盖的?”

吴邪半信半疑的看着张起灵。

张起灵很肯定地点了点头,

“会着凉的。”

“哎呦哎呦我眼要瞎了。”

胖子夸张的捂眼惨叫。

“得了吧你,净瞎说。”

吴邪瞪了他一眼。

今日与往常一样,打打闹闹互相拌拌嘴,在雨村的日常平淡又理所当然,挺好的。

“来!为小哥回来的第二年,咱仨的友谊天长地久,干杯!”

胖子无比激动地带头举杯。

三人酒杯清脆一响。

今天的雨村还是一样平静呢。

————————end———————————

第十二年了啊,15年的817还历历在目

小哥回来的第二年,铁三角在雨村隐居

我居北海君南海

寄雁传书谢不能

桃李春风一杯酒

江湖雨夜十年灯

每个八一七都要一起走♡

此生不悔入盗笔

雨落千载共白头

第十二年

我还在

你呢?

【黄少天生贺】生日礼物


#喻黄
#ooc严重(?)




第六赛季的夏天是属于蓝雨的。

满大街铺天盖地的报道无一不是蓝雨,最引人注目的焦点。

剑与诅咒,夜雨声烦与索克萨尔,黄少天与喻文州。

势不可挡的锐气,沉稳精准的吟唱,默契完美的配合,彼此相信着对方,战斗至最后一刻,历史般的一刻。

蓝雨的双核、支柱。

就在这个夏天的八月十号,是黄少天的生日。

属于冠军的生日。

背着黄少天的一行人计划好聚会,偷偷摸摸地提前躲进休息室,以至于剑圣大大被突然冒出来的队友吓得忘了说垃圾话,众人叽叽喳喳地对着呆住的黄少天表示祝贺,直到郑轩一个抱枕拍脸上才恢复正常。

“我说你们也太可恶了啊虽然知道是为了给我庆生搞点小惊喜也是不错的但是这准备还不告诉我瞒着我偷偷干的还是搞偷袭的怎么可以这样啊我堂堂剑圣的英名就这样没了不过还是要谢谢大家的啊都来给我过生日……”

黄少天一大串文字泡冒出来让蓝雨各位都扶了扶额,好在喻文州及时制止才清静了会,能让话唠消停的也只有喻文州了。

嗯,有队长在真好。

来自众人的吐槽。

“好啦好啦,黄少,请——”

宋晓颇有风度的半鞠躬,做了个请的手势,开着玩笑地让黄少天入座,我们剑圣大大又愣了会才慌忙坐下,盯着大家点着蜡烛张嘴半天说不出话。

“黄少你这是怎么啦?不会傻了?”徐景熙摇了摇手试图引起注意。

“少天大概是被我们吓到了吧?”喻文州笑道。

众人打着哈哈掏出自己精心准备的礼物递给黄少天,齐刷刷站成一排正色道。

“黄少!谢谢你让我们赢得了冠军,蓝雨的盛世少不了你。”

“是啊是啊,蓝雨最锋利的剑,像那时一样斩断来敌吧。”

“尽管往前冲吧,我们一直在你身边的。”

“所以,黄少,生日快乐啊!”

“谢...谢谢大家!”黄少天感动得一塌糊涂,吸了几下鼻子咧嘴笑开了,扑上去给了他们一个熊抱。

“哎对了对了,队长你的礼物呢?我超期待的好不好!”

“对啊队长,就差你了。”

喻文州歪头微微一笑,随即说道。

“少天,跟我来。”

“队长队长,我们去哪啊,不是说有我的礼物吗?”

“少天。”

喻文州突然停住了脚步,转身笑的温和。

“我没有准备礼物。”

“但是我觉得有句话必须告诉你。”

“我喜欢你,少天。”

“所以,我把我作为礼物送给你好吗?”

黄少天红着脸揪紧了衣角。

“好。”

“我...我也喜欢你,队长。”

“喜欢你好久了。”

“这份礼物....我好喜欢。”

这个夏天。

喻文州给黄少天的生日礼物。

是他和一个很甜很甜的吻。

剑与诅咒,注定分不开。

喻文州喜欢黄少天,黄少天也喜欢喻文州。

我们都知道,对吧?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乱七八糟我写了个啥......

少天生快啊
剑是最锋利的,和蓝雨向着巅峰冲吧

【王杰希生贺】星辰


抱歉迟了这么久

————————————————————

十八岁的王杰希独自走在大街上,望着高挂的弯月长长地叹了口气。
林杰退役,王不留行交给他,队长的重任也一并交给他。
这一切都有些不真实,像一场梦,但这场梦的信息量实在太大了,肩上无形的担子重的让他喘不上气。
他既为操控队中核心角色而激动窃喜,又为队长这一身份深深忧虑迷茫。
这对一个十八岁的孩子来说着实有点残忍,但林杰相信他可以带着微草往前飞,他会成为一个好队长。
王杰希何尝不知道呢,只是.......他看着远处的街道,昏黄的路灯投下行人的影子,模糊又浮动,只是这条路很长很长,还不知有多少道坎,摔多少次跤。
“王杰希!”身后传来方士谦的声音。
方士谦?他怎么来了?王杰希疑惑地回过头。
“王杰希,队长把整个微草都交给你,是他对你极度信任,从今天起你必须有一种队长的责任感,你的队员还有微草的支持者都依靠着你。”方士谦顿了顿,抓着他肩膀严肃地说着,“所以你不能让他们失望,你得得到我的认可,你还要努力!”
王杰希听得一愣一愣的,理清思绪后向对方露出一个微笑——
“我会的,我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一言为定。”
两个少年在冷清的街道上拉着勾,彼此交换着淡淡的笑。


后来?
后来王杰希带着微草两次夺得冠军
被誉为魔术师
为了鼓励后辈不惜输掉比赛遭到质疑
配合团而放弃了变化莫测的魔术师打法
灭绝星辰载着他和微草
义无反顾地向前飞去
他眼中是满天繁星
在夜幕下闪闪发亮
愿万千星辰为你加冕
期待你解封的那一天
最好的小队长
最好的魔术师
王队
十八岁生日快乐

#0305吴邪生日快乐#
吴邪。
生日快乐。
你也只是那个吴邪。
那个小三爷。
呐。
吴邪。
在雨村过得好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