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幽

长弧不定期出现大概可以周更。






*织太向

*OOC

*私设见谅

*文笔渣致歉










空气开始变冷了,原本来自大海上凉爽的秋风逐渐冰冷刺骨,横滨这座港湾城市也快到冬天这个寂寞的季节。

但是港口黑手党的干部大人依然需要外出执行任务。

太宰整个人缩在西服大衣的庇护下,手里翻阅着一沓厚厚的资料,是和某个外国组织的短期合作事项。

不就是合作嘛,首领想从中谋利还不简单?

太宰撇了撇嘴角,接过部下递过来的钢笔草草写了几下,随手一丢交代好托着腮琢磨着还需要做什么收尾工作。

这么简单的事明明给中也去做就好为什么要分配到我头上?

太宰毫无意义地暗自抱怨了几句,一边嘀咕着为什么还要我出来办事,紧皱着眉烦躁地抓着头发。

该死的天气。

末了,他掏出手机按下几个数字,匆匆说完把电话一挂就算完成任务了。

这才几月啊才刚刚入冬怎么就这么冷啊。

他抱着手臂缩在大衣里试图暖和暖和,但随后突然的一阵寒风把不多的余温吹散得一干二净。

阿嚏。

太宰面无表情地伸手擦了擦鼻子。

然后一双干燥的手将一条围巾搭在他脖子上。

太宰是真的怕冷,这事儿只有织田作知道。

“你也有今天。”

织田作似笑非笑地与他并肩而站。

“哦是织田作啊。”

太宰拉了拉围巾绕上几圈,手插着衣兜的姿势往织田作旁边凑近了少许。

“我怕冷啊织田作又不是不知道。”

当然知道。

织田作没有说出来,只是转过头对上太宰的眼睛,黑褐色的眼珠泛着点点的光亮,像个得到糖果的小孩子眼里的那种雀跃。

以及微微上扬的唇角暴露了主人愉快的心情。

太宰几乎不会在别人面前露出这种表情。

织田作觉得这样挺好。

港湾外海平面上的一轮夕阳缓缓沉下,将他们背后的钢筋混凝土建筑染上近乎血红的颜色,光滑的玻璃面上反射着柔和的光芒。

横滨总是很美。

太宰用余光偷偷瞄着织田作,略有所思的侧脸显得异常认真。

他多想让时间停留在这一刻。





不久后太宰接到一个委派,地点在北海道的札幌。

是回收早年黑手党在那边设立的支脉企业。

平淡无奇。

于是太宰花了大量时间适应那边的寒冷,但是好像没什么成果。

他把脸埋在织田作给他围上的那条围巾里,盯着脚下随着他走路被踩得嘎吱作响的雪块,北海道一到这季节就下雪,看着路边树上枝条积满雪块,一黑一白煞是好看。

有时是鹅毛大雪有时是小小的飘雪,小小的雪花是一片片凝结成不同形状的冰晶,太宰想用手接住好好看看,但是雪花一落到他手上就立刻化为水珠,好看但不能触碰。

北海道挺好的啊,就是太冷了,不过织田作在的话就不冷了吧。

太宰望着远方不由地想着,眼神空洞得可怕。

这是太宰作为黑手党干部接手的倒数第二个任务。





再往后。

太宰站在墙角的阴影处,留心听着来自转角外的交谈声。

“你看到太宰大人刚刚去哪了吗?”

“没有啊,怎么了?”

“突然不见了。”

声音逐渐远去,太宰离开阴影走上相反方向,大概那帮家伙还在团团转地找我吧。

他没有回头,直到来到山林中的小山坡。

那里有座非常气派的洋房,不过破碎的窗户和门上入马蜂窝般密密麻麻的弹孔宣告着这里曾经发生过枪战。

面朝大海的山坡最高点有一个小小的土包,立着一块空白干净的石板,明显是新立不久。

“呐织田作,过不了多久首领就会收到'干部太宰治失踪'的消息吧。”

“今后我就照你说的办啦。”

太宰扯下披在自己肩上的外套,裹着打着火的打火机丢在地上,静静地看着面前燃起来的火焰,被冷冽的风吹的狂舞,好歹也让他稍微感受到一点温暖。

“我还在中也车上放了炸弹哦,是不是很让人兴奋的一件事呢?”

太宰再次拉紧了脖子上的围巾,呼出的白气消失在空气中。

啊啊冬天又冷了好多啊。

没有织田作的冬天真的好冷好冷。











End...

谢谢看到这里...


*织太向

*私设

*OOC

*文笔渣致歉









其实织田作是抽烟的,只不过他从来都不在太宰面前抽。

因为他不想看到太宰学会抽烟,更不想看到他抽烟的样子。

织田作拍了拍衣服,拂去似乎并不存在的灰尘。执行完下派的任务,无非是处理几个街头的琐碎事件,没什么好期待的。

他抬头看了看被夕阳染红的天空,近乎是血红,下一秒就要落下血滴。

真是个不好的预兆。

织田作烦躁地扯了扯衣领,摸索着衣服口袋。

烟盒里只剩最后一根烟了,熟练地夹在指尖,掏出打火机虚掩着点燃。深吸一口咽下一阵苦涩,再缓缓吐出。肺部充斥着尼古丁的味道,疲惫的神经终于得到一点缓解。

织田作靠在身后的墙壁上,静静地盯着缓缓飘起的烟雾。

直到一双手轻巧地从他指尖取走。

织田作视线上移,太宰学着夹起烟,含在嘴里狠狠吸了口。

又苦又辣。

“织田作就一个人闷在这?”太宰摆了摆手,同时吐出少许烟雾。

织田作皱着眉抢过,扔在地上踩灭,摁着太宰后脑勺吻了上去。

一个香烟味的吻。

“烟不适合你。”终究还是回一句话。

那天太宰看见中也独自点了支烟,于是他上前要了根。

打火机点燃了香烟,就像织田作做的一样。

太宰回想着吸了一口,然后就扔了。

那没有织田作的味道。

没有他最爱的织田作。






End..

death apple里有织田作啊...活生生的织田作...

三十题


*织太向

*私设有

*文笔渣致歉










1

织田作喜欢咖喱。

非常非常喜欢。

每周都要吃三次的那种喜欢。




2

其实太宰并不是很喜欢咖喱。

因为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辣了。

但是太宰还是会时不时地去织田作常去的那家咖喱店。




3

织田作每次都觉得,

太宰边说着“啊好辣啊”边坚持吃咖喱的样子特别好笑。

尽管他没有说。




4

织田作也喜欢猫。

特别是Lupin酒吧里的那只猫。

像个老师一样。




5

他也想过养一只猫。

但是发现好像并不可能。

因为他感觉自己并不能胜任铲屎官这个重任。




6

从此养猫这个想法就没再提起过。




7

织田作是想当小说家的。

就像那天那位老师所说的。




8

“那就由你来续写下去吧。”

从此他就再也没杀过人。

用他的双手。




9

哪怕是遭到其他人嘲讽。

一个不杀人的黑手党。

真是一件怪事。




10

织田作很享受他们三人在Lupin的日子。

可以真正地交谈。




11

听太宰讲些黑手党的事,听安吾抱怨太宰思维跳脱。

每次的内容,他都记得。




12

他曾希望可以这样一直下去。

但是后来现实证实了他这个希望的不可能。




13

现实总是无情的。

未知的。

猝不及防的。




14

那日三人在Lupin的合影,是织田作存在过的唯一证据。




15

这张照片以及一只Lupin的打火机。

是太宰最珍视的东西。




16

他只能凭此怀念。




17

有一回织田作跟太宰说道。

将来有一天,我们找个海边的树林,住下来吧。




18

太宰转头笑了笑。

好啊,就这么定了。




19

如今太宰只能拿着黑白照片一遍又一遍地回忆。




20

他无数次呼唤他的名字回答他的只是寂静。




21

不会有人再他身边回应一声。

“我在。”




22

织田作没有想过那天的爆炸会发生。

他以为他把孩子们保护得很好。

后来他明白他必须走这一程。




23

太宰试图阻止他。

太宰也知道这是徒劳的。




24

他发誓过不再杀人,从黑手党金盆洗手的那天当一个小说家。

因此如果杀了人。

就不再拥有那个资格了吧。




25

织田作知道他无法回头。

他知道这就是永别。

但他必须去。




26

如同自己意料一般,织田作倒下了。

尔后。

是太宰的一声“织田作”。




27

织田作庆幸自己见到的是太宰。

告诉他“到好人的一方去”。




28

完全堕入黑暗前的一秒。

织田作想起的是他们在Lupin的场景。

他特别喜欢的氛围。




29

当初想着可以的话就这样一直下去。

到现在看来跟本不可能啊。




30

再见之时。

太宰面前是一块空白的墓碑。

是织田作的墓碑。


















End...

昨日记忆

*科学家X人造人
*主要是想发刀子,OOC严重
*大概是修伞
*能接受的话






“他不是人,他没有思想,无论怎样都只是一具空壳罢了,这是事实。”

叶修烦躁地甩甩头,点起一根烟狠狠吸了几口,想把老教授的话忘记,但效果并不好,这句话仿佛在他脑海里扎了根,挥之不去。

什么空壳,一定可以成功的。

脚步渐渐加快,空荡荡的走廊里沉重的脚步声显得异常清晰,一下一下敲打在人心上,压抑得难受。

叶修推开走廊深处的一道门,目光触及里面的景象柔和了许多。
“沐秋……”

那是一间很大的实验室,立着数十个巨大的玻璃容器,绿得诡异的溶液里浸泡着形形色色的试验品。

“快了,沐秋,再等一阵子就好。”
叶修径直走到居于正中的容器,面容俊秀却又泛着无生苍白的少年紧闭着双眼,微垂头漂浮在溶液中,身上连着无数根管子。

这是一个完美的人造人。

“等到研究所被揭发,我们就离开这里。”
叶修伸手按上玻璃壁,靠近仔细端详着少年,又怕吵醒了他放轻了声音。

“等着我。”




砰——
身旁的研究人员悉数倒下,叶修朝着走廊尽头狂奔,腿上的枪伤未经任何处理往外冒着血,刺骨的疼痛没能阻止他强烈的念头。

一定要保护好沐秋。

踉踉跄跄地关上门,支撑不住一阵阵眩晕靠着门滑下。
“沐秋……”
叶修摸索着控制台,按下了启动按钮。

溶液逐渐流走消失,玻璃容器中的少年缓缓睁开了眼睛,那是一双极其好看的眼睛,他想念了太久,以至于闭上眼都是少年弯眸笑着的模样,记忆中的少年永远都是温柔的。

叶修定定地望着这双眼睛,希望能唤回少年的记忆,但少年用空洞茫然的眼神看了看他,张了张嘴终究什么也说不出来。


他们在逃。

叶修拽着少年冒着随时都可能被子弹打中的危险奋力突围。
但是少年一分一毫都没有伤到。
少年只能愣愣地被叶修拉着,眼前人的白衣早已染上鲜红,他的手被握得很紧。

好暖和……
少年感受到从手心传来的温度,一点也不像南山那么冷。

“沐秋,我们出来了。”
叶修停下脚步,回头望着少年。

尽管身后还有逐渐逼近的危险,但他还是尽力扯开一个笑容。
“从这道门出去就可以了。”
叶修艰难地说出这句话,攥紧了少年的手后又放开,把他往门推去。

“好好活着。”
叶修转身,静默许久,最后他点起烟,还是有些不甘地回头。
“你记得我是谁吗。”

少年看了他很久,摇摇头。
苦涩的笑了笑,没有成功吗。

“你叫苏沐秋,我是你的朋友,我叫叶修。”

叶修向着死亡迈开了脚步。

少年伸手想制止他,但落了空,推开门的那一刻,少年突然抬起头。
“……阿修”
叶修顿了顿脚步。

“欢迎回来,沐秋。”
随后是爆炸的轰鸣声。



















————————————————————
“那次爆炸你竟然还活着,真命大啊你。”
“哥厉害吧。”

苏沐秋抬肘撞了撞叶修,笑得开心。
叶修抬眼看着夕阳,往苏沐秋身边靠了靠。
“欢迎回家,沐秋。”
“嗯,我回来了。”



我写了个啥..